有匪君子 如琢如磨——记中国广核集团“中央企业青年先锋”石秀安

登录银河至尊娱乐大厅:2017-08-11  【    】

   

    为树立和宣传中央企业青年优秀典型,发挥先锋示范带动作用,激励引导央企广大青年扎根一线、岗位建功,728日,经国资委党委研究决定从104家中央企业里选树10名青年为“中央企业青年先锋”。中广核研究院反应堆工程设计与安全研究中心先进能源技术研究所主任工程师石秀安作为中国广核集团代表,从104家央企里脱颖而出,被国资委选树为十名“中央企业青年先锋”之一。

 石秀安1981年出生于安徽,工学博士,毕业于清华大学核科学与技术专业,现为中国广核集团中广核研究院先进能源技术研究所主任工程师。曾为第一个中国三代核电自主研发品牌、承担着中国核电走出去的历史使命的“华龙一号”源项屏蔽设计技术负责人,担任核电站的“心脏”——源项屏蔽设计等重大任务,目前承担中国广核集团重大战略专项先进核能设计总负责人工作。石秀安先后在不同的专业领域,用自己的青春、汗水和担当,闯出了一片广阔的天地。

纯正的核电血统:老一辈科研人的传承

 以班级第一名的成绩从西安交通大学核工程与核技术专业毕业,获得2003年西安交通大学校级优秀本科毕业生称号,被保送进入清华大学,直接攻读核能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学位,提前半年博士毕业,博士论文获评2008年清华大学优秀博士学位论文。石秀安专业求学的每一步都很扎实。

 在清华读研究生期间,石秀安跟着导师胡永明教授做核能科学与工程专业研究,研究生四年半的时间,有两年的时间是跟导师面对面地坐在一个办公室里。这段经历让石秀安念念不忘,办公室时常有导师的老友前来做客,这其中有跟邓稼先参与两弹一星研制的前辈,有中国第一艘核潜艇总设计师赵仁恺院士,也有中国工程院阮可强院士,每每站在旁边,看着前辈交流讨论,听着那些写在书本里的推动中国科技进步的成果,石秀安心底总会冒出强烈的自豪感和参与感。

 想起和导师朝夕相处的那段时间,石秀安感慨道:“认真做科研的人必然受人敬重,为国家奉献,那是一代人的情怀。”毕业后,学校多次强烈挽留石秀安留校,最终他还是抵不住内心的向往,坚持加入了核电行业,做起工程一线的核电工程师。

 事业的起步从担任中国核电工程企业反应堆工程研究所工程师开始,先后参与完成秦山二期第7循环堆芯换料设计校核计算,秦山二期18个月换料长周期平衡循环换料优化设计,任职中广核研究院反应堆工程设计与安全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负责“华龙一号”源项屏蔽设计,如今担任中国广核集团重大战略专项先进核能设计总负责人。石秀安专业成长的每一步都很优秀。

 从勤勤恳恳学习常识,到勤勤恳恳奋斗一线,再到勤勤恳恳带领团队。

 对于石秀安来说,这是一个接一个的转变,也是一脉相承的演进。

 每每有人提出为什么参加工作后,很短的时间里就已是硕果累累,石秀安会一本正经地说,一方面自己从本科到博士学的都是核反应堆工程专业,所谓专业对口,容易上手;另一方面,来中国广核集团刚参加工作就遇到了宁德18个月换料、阳江堆腔注水等项目的技术攻关,以及ACPR1000+等新堆型的型号研发,良好的事业发展平台使得在完成任务的同时,也迅速提升了能力;最重要的是,大家有一个努力严谨的团队。

 他总是会提到他的团队,核电设计和研发项目光靠一个人不能完成,良好的团队协作是做好工作的根本保障。

从团队说起:多些公心,少些私心

 项目攻关的时候,遇到难啃的骨头,石秀安自己主动带头,身先士卒。作为基层的青年管理者和团队带头人,“以身作则、身先士卒”是石秀安初事管理坚持的一个原则。

 2010年刚到中广核研究院的时候,石秀安就被委以重任,组建团队进行宁德18个月换料项目的源项屏蔽技术攻坚。

 宁德18个月换料项目是中国广核集团自主开展压水堆核电厂长周期换料设计和论证工作的大胆尝试,项目难度空前,意义重大。而一回路源项和屏蔽领域是项目后期最关键的路径,关系到整个项目的成败,并且这一领域在中国广核集团内完全是空白。面对挑战,石秀安主动担当,牺牲了几乎全部休息时间,平日的晚上、周末和节假日都在加班,甚至有通宵达旦地工作。

 由于在集团内没人做过,所以大家心里都没有底,都不知道能不能搞得定,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摸索。谈及当时的感受,石秀安坦承:“那时也很迷茫,曾经压力很大”。转而却又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核电前辈们为我做了表率,遇到困难时要勇于担当。我也要为我的团队做出应该有的样子,也正是这些困难,让团队可以快速成长。”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多年来的积淀、拼命三郎的工作精神和核电人的严谨务实使得石秀安带领团队攻克了一道道难关,最终圆满完成攻坚任务,从无到有开创了中国广核集团在一回路源项、堆本体屏蔽及核临界安全三个新领域的设计能力,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中,部分子项的设计分析填补了国内空白,解决了业界难题,用近三年的时间走完了国内同行走了十几年的路,得到了业内专家的充分认可。

 来中国广核集团这几年,除了研究生期间做的工作外,石秀安发表的文章都是自己团队的同事当第一编辑。石秀安坚信,一个人再能干也做不成什么大事情,只有团队成员精诚合作,团结一心才能干好事情。在带领团队的过程中,他一直秉持着多些公心、少些私心的原则:“我觉得一个人只要公心比较强,愿意为大家服务,愿意给兄弟们遮风挡雨,一般带团队都不会差。这样大家也愿意跟着你干。”

厚积薄发:跨入国际一流门槛

 20118月,阳江3号机组堆腔注水改进项目在设计过程中,出现保温层与堆外探测器空间位置干涉,这将直接影响物理启动以及仪控和主设备等相关专业的设计。问题若得不到及时解决,将严重影响工程进度。中广核研究院反应堆工程设计与安全研究中心迅速组建攻坚小组,由石秀安负责协调并作为主力参与计算分析。

 又是一次艰巨而紧急的任务,这是石秀安来到中广核研究院的第二年,他肩上的压力却从来没有轻过。在经历无数次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循环中,他也不会想到,这一次难题的攻克,让他和他的团队跨入国际一流水平的门槛。

 “虽然压力很大,但是该大家去配合解决问题,大家绝不逃避责任。”石秀安鼓励团队拿出十足的精气神应对,也是在给自己打气。他清楚地知道,在短时间内完成中子注量率计算分析和核设计方面的分析工作,并提出精准攻克问题的解决方案,难上加难。同时他也知道,时间一刻不等人,每一分钟的流逝都有可能影响工程进度,而这是拖不得的。

 石秀安作为责任协调人,同时也作为主力参与计算分析,带领团队顶住压力,短时间内进行了多种方案探索和分析,进行了无数次的分析修正。在解决过程中,针对计算方法将组件均匀化而导致不够精细的缺点,团队建立了三维栅元级精细化MCNP计算模型,实现堆外探测器中子注量率的精确计算,最终顺利完成了堆腔注水改进对堆外探测器的影响分析工作,确保了工程进度,并且为解决后续反应堆型号研发出现的类似问题提供了示范。三维栅元级精细化MCNP计算模型也精确预测了后续的宁德核电厂启动中子源探测器计数,目前该技术已广泛应用,达到国际一流水平。

 “难点即是创新点,困难和挑战也意味着创新和突破。”这是石秀安在这个项目上得到的收获。

转战先进核能:加班就是红牛的味道

 2014年,石秀安面临着一次人生重要的转变——“转行”。

 在接到一纸任命的时候,石秀安回想起自己从1999年跨入核电圈,一路走来,不断地接受任务,解决问题,慢慢地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十六年的核能生涯,就像养育了一个孩子,到如今已为碧玉年华,成年礼成。这期间,他做过反应堆物理设计研发、做过辐射防护,现在又要做先进核能。有过顾不上家人的时候,也有过项目被验收、技术难题被攻克这样骄傲的时候。然而此时面对新的任务,他似乎又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每一位中广核人都在经历着这样事情,不觉得有什么。”他轻轻地说。

 加速器驱动次临界快中子核反应堆系统属于国际前沿的先进核能系统,设计和研发具有巨大挑战性,石秀安此次担起了中国广核集团先进核能重大战略专项设计总负责人的职务,也担负起中国广核集团先进核能发展的重任。

 20157月至10月,正值国家“十二五”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加速器驱动嬗变研究装置(CIADS)项目次临界核反应堆的研发进入关键时期,项目要求1013日必须完成总体技术方案,石秀安再次开启了连续几个月的“疯狂”工作模式,放弃国庆7天长假,带领团队开展集体攻关。因技术方案涉及多个专业,石秀安桌子上永恒不变地摆着四台电脑,为了抢时间,四台电脑同时进行计算。在电脑旁边,码着整整齐齐的四瓶红牛饮料。

 “平时喜欢踢足球,也喝过这个,但这次效果特别明显,尤其是在凌晨两三点钟喝了四瓶之后。”石秀安笑道。

 联合中科院的五六个同事,团队总共十几个人每天从早上九点到夜里十点,时不时来几次通宵达旦作为调剂。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不仅组织团队完成CIADS次临界核反应堆的总体方案设计,突破反应堆设计、App平台搭建、铅铋工艺系统方案设计等多项关键技术难题,填补了该领域的技术空白,也为后续联合中科院申报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创造条件,而这被誉为我国核能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弯道超车”的关键技术。项目也成为中国广核集团与中科院顶层战略合作最重要的节点,中国广核集团四代堆先进核能正式进入国家队。

 曾经的“源项屏蔽”掌舵者,现在的“先进核能”开拓者,不同的专业领域,同样钟爱的核电行业,这里面藏着不可言说的情感。这情感来自于坚持给予的回报,来自于团队共进的拼搏,也来自于做好本职工作的匠心。

来自坚持的馈赠:纯粹和真实

 从08年开始做辐照监督管,不断总结经验,提高认识;1999年,石秀安师兄开始做堆芯换料设计方案自动优化App研发,石秀安博士课题接着做,再后来工作后两个人一起通力配合,从头到尾总共做了10多年,不断地去摸索实际的工程细节,直到2013年下半年才最终出成果。

 2013年,以中广核研究院科研课题《压水堆核电站堆芯装料设计方案自动优化可行性研究》为依托,在同事的大力支撑下,他与清华合作,成功开发了国内第一个真正意义上高效实用、全局性好的堆芯换料优化设计App,达到国际顶尖水平,后续将进行商业化改进和市场推广。2013年他还带领团队摸索建立了CPR1000辐照监督管中子注量跟踪计算模型,计算精度达国内领先水平,为中广核研究院开拓了一项长期而稳定的市场业务,并且为未来20年期间承担集团数十台核电机组的辐照监督跟踪计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不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努力、坚持。其实每个人都差不多,只要认真努力地做事情,都会做得不错。” 石秀安读研究生时,觉得他前面的师兄都比他聪明,“为了能够做好课题,我需要更加努力”。石秀安06年博士课题攻关时曾连续四个月失眠,每天都在苦思冥想解决问题的方法,早上4点多便醒了,晚上要到12点甚至1点多左右才离开实验室。但是咬牙坚持住了,最后也同样做得很好。石秀安觉得自己似乎一直没有改变过,或者始终被一种信念牵引着。

 也许,正是这份纯粹和真实使得他能够在各种荣誉和困难面前始终坚守自己,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得更远。

生活的礼赞:温暖的石头里藏着红心

 在参加国资委组织的中央企业青年先锋颁奖活动时,与其中一个获奖人聊起来,其常年下沉在深海的生活,又让他再次感受到了其他行业的艰辛。石秀安偶然看到了国资委拍摄的《青春的力量》宣传片,他的脑海中总是时不时闪现出一幕幕似曾相识的画面:一群忙碌的身影在深入地下1000米的环境中采煤,年轻的女孩子冒着似火骄阳在铁路钢轨上进行探伤排查,大雪中隐约一个黑色的身影背着电缆爬上高山……每每谈及至此,石秀安总是唏嘘不已,感叹相比这些带着使命的坚持与辛劳,自己的付出似乎显得并不那么辛苦。

 这份对矜功之心的宽释,来自于一颗核电人常怀感恩的心。

 2013419日晚上,石秀安从四川出差坐飞机回深圳,第二天早晨八点,雅安发生7.0级地震。得知消息后,石秀安毅然拿出奖金6000元捐助给灾区人民,而当时他正在借债购房。在得知同事患重病且无人照顾后,他赶赴医院全程看护,并多次陪同异地就医,在同事做放射性治疗的艰难时期,一直陪伴左右,并给予经济与精神支撑。面对这种事情,石秀安总会毫不犹疑地做出行动,去守护自己认为宝贵的东西。

 “我相信人与人之间内心的那份真善美是可以相互影响和激发的。”这也成为他一直坚持在做的事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